妖怪蜗牛

一条杂食的咸鱼
中土 / 密林父子亲情向 / ElrondXThranduil
DC超蝙不拆逆
全职 / 叶修粉
微博@妖怪蜗牛

【瑟莱(CP向)】赌(下)

蟹蟹鹿鹿,我也爱你=3=

失角鹿:

蜗牛么么哒,生日贺文终于撸完,爱你 @妖怪蜗牛 

 

--------------------------------------------------------------------

所有人都不理解密林之王仍然不曾改变的从容不迫,然而他本身就像是一段悠长岁月的历史,宁静,神秘,不需要半点解释。况且,莱戈拉斯并未真的离开幽暗密林。 

瑟兰迪尔与森林的紧密联系是旁人无法了解的,他身处在幽深的洞穴石宫中,他的一呼一吸却绵延在森林的每个角落。只要他仍然能够感受到那赌气的任性孩子平安无事,他承载了太多的双眼便依旧波澜无惊。

他在等着他回家。就像他曾经对幼时的莱戈拉斯承诺过的一样,无论他的孩子将来去往何方,他都会始终等在这里。或许莱戈拉斯才是那个真正遗忘的人。

直到有一天,瑟兰迪尔仿佛从噩梦的边缘中醒来,并发现他再也感知到对方的存在了。莱戈拉斯离开了森林,这个事实终于如猛锤敲击在精灵王努力维持平静的心上。他感受到了许久不曾经历过的怒气,雷鸣电闪交织在密林上空似是对那背叛的控诉,而后却落下悲伤的雨滴。

从这时他才明白,等待是远远不够的。这场暴雨仿佛冲开了某些隔阂,令瑟兰迪尔不假思索离开了沉寂已久的宫殿,投入到他从未设想过的冒险之旅中了。

尽管密林与长湖镇一直都有贸易往来,但对于瑟兰迪尔来说,真正踏上这片人类的城镇还是首次。他高于常人的身影穿梭在嘈杂的小镇中,尽管耀眼的金发已被藏于兜帽之下,那少见的姿态与气势还是令人不禁暗自猜测。

瑟兰迪尔无法肯定莱戈拉斯是否真的来了长湖镇,但是就密林之外的范围来讲,那孩子也就只对这地方熟悉而已。这个城镇不算大,要找一个离家出走的精灵似乎也并不容易。然而令瑟兰迪尔大感吃惊的是,他竟然没过多久就在一间喧闹的旅店找到了对方。

事实上,他在还未进去之前就已经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见惯了世事变迁的精灵王推门的手指竟然莫名颤抖起来——然后当他在角落里准确无误地捕获到那个熟悉的纤瘦身影时,内心又忽然一沉。

与瑟兰迪尔刻意收敛不同,莱戈拉斯半点掩饰都没有,任象征着自己身份的外表直接暴露在外。旅店里的气氛充斥了人类的粗鲁,与膨胀的热情,不少人已经开始在酒精的作用下开始了对夜晚的幻想,有几个人也会偶尔偷偷瞄一眼角落里的金发精灵,但是却没人敢上前靠近。

年轻精灵一脸气鼓鼓的表情,他所散发出的气势仿佛是要踏上战场。瑟兰迪尔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他不动声色地朝对方走去,然后在对方抬眼惊讶的瞬间迅速伸手,像拎起小狼崽那样拎起了对方。

“Ada!”

这声本能的轻呼唤起了瑟兰迪尔心中的感慨之音,他已经许久不曾听到过这样毫无隔阂的亲密称呼了,它在年轻精灵负气出走前便早早遗失了。

可是莱戈拉斯的乖顺只出现了那么一瞬,随即便像只小兽一样跟他搏斗起来。两个精灵沉着脸撕扯的画面使那些围观的长湖人目瞪口呆,最终瑟兰迪尔还是制服了莱戈拉斯,拎着他的脖颈就把他往旅店楼上拖。

旅店老板壮着胆子犹豫着跟了几步,便被瑟兰迪尔回头扔了一个凌厉的眼刀。现在没有人敢过问这两个莫名其妙的精灵那莫名其妙的纠纷了,瑟兰迪尔随意走进一间空房将莱戈拉斯扔了进去,然后黑着脸锁上了门。

“你生气了吗,我的陛下?”偏偏那个不知好歹的孩子还理了理自己的金发,刻意装出气定若闲的姿态来挑衅他。

“随便暴露身份太不明智了。”瑟兰迪尔沉声说道,兜帽仍然覆盖了他半张面颊,让他的情绪也有些难以分辨。

“我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些当地人待我很热情。”莱戈拉斯特地强调了最后两个字。

“就是在这种鬼地方买醉?”一贯冷静的精灵王终于显得不那么淡定了。

“当然不止了,我的陛下,”莱戈拉斯得意地站起身来,暧昧地抱起双臂,“人类能够想到的花样比精灵有意思多了——皮鞭和蜡烛,通常还几个人一起上——你难以想象其中的刺激和乐趣,对吗,Adar?”

在他的嗓音有可能颤抖之前这些话便一鼓作气地蹦了出来,年轻精灵扬起下巴挑衅地望着对方。在烛火的映衬下,父亲的双眼那样暗沉,却又似乎终于迸现出他所期待的点点火光——那是纯粹的愤怒,还是一些压得更深的情感?

得逞的微笑从莱戈拉斯嘴角短暂划过,然后他做出了连自己都感到震惊无比的举动——他冲过去紧紧搂住了父亲,在这一触即发的对峙中缴械投降。他将脸埋进对方的颈窝,鼻头莫名其妙地发酸,彻底卸下所有负气的伪装,再次做回了他的孩子。

他不想再赌了。他是那样害怕父亲所给予的答案仍然是无动于衷的离去——他不想再失去他了。

“我好想你,Ada……”

他贪婪地嗅着那令他日思夜想的熟悉气息,他能感受到父亲在他的拥抱下微微颤了一下——在完全明白那所隐含的意义之前,年轻精灵便鼓起他早该拥有的勇气,揭开父亲的兜帽吻上了对方的双唇。

“我爱你,瑟兰迪尔。如果你不能原谅我,我甘愿接受来自于我的陛下的任何惩罚。”

他终于说出口了。现在看来,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那样可笑和幼稚。但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表白,也使得密林最勇敢的年轻战士踟蹰了多年的时光。

然而他忐忑的心只跳了一瞬,瑟兰迪尔便给了他最为肯定的回应:他握住年轻精灵的下巴,将那个炽热的吻又送回给了他。

莱戈拉斯在渴盼已久的爱情中迷失了自己。直到瑟兰迪尔松开他,他才小心翼翼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为什么,Ada?”

是啊,如果他也爱他,为什么对自己的所有挑衅与挣扎都视若无睹?

“我一直在等这声表白,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握住他的指尖放在唇边吻了吻,“但是我所能做的只有等待,因为我首先是你的父亲。”

血缘缔结了他们无法割裂的关系本身,正是这样的初始羁绊束缚了精灵王向前的脚步。但是莱戈拉斯静下心来细想便会恍然明白这一切,所有在黑夜里的默默相随,或许也是另一个人无法言说的期盼。

“Ada……”莱戈拉斯一边轻声笑一边用鼻尖蹭着对方的脸颊——现在他拥有了整个世界。

“但是我还是想听你亲口解释一下,那些迷药和春药是怎么回事?”

“我……其实我买的时、时候,心里想、想的都是你……”

“这么说你不仅想迷 X我,还想过要弓虽X我咯?”

“我错了,Ada……”

“口上的认错不足以称为真正的惩罚。”

一阵鸡飞狗跳的闹腾之后,被狠狠压在下面的绿叶王子开始了带着哭腔的求饶。

“Ada你原谅我吧!还有我其实是第一次,求你轻点……”

然而很快他连求饶的声音也发不出了。

但是在经历了精疲力竭的折腾之后,那天夜里莱戈拉斯在父亲怀里却睡得安稳平静。他们仍然身处在长湖镇,却仿佛在这样的相拥陪伴中回到了家。当阳光再次从窗户外泻进时,伴随着金色睫毛的轻颤年轻精灵睁开了眼,盯着瑟兰迪尔凝视了片刻,仿佛在肯定这太过美好的画面的真实性。

“早安,Ada。”他吻了吻对方,然后将脸颊再次埋进对方的颈侧。昨晚的激情画面在脑海中一一闪过,让他有些害羞地脸红起来。

“早安,我的王子。”瑟兰迪尔探手轻轻抚过他耳侧的细发。

“谢谢你原谅我的任性,还肯亲自前来带我回家——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回去了。”

“我也是一样。不怕告诉你,那次被你逼得不得不自残的艾洛斯现在已和加理安公开在一起了,我可是很担心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我那些酒窖里的珍藏。”

“加理安?”莱戈拉斯抬头看着父亲,“原来是这样!他真正想接近的是加理安!”

“当然了,”瑟兰迪尔挑了挑眉,“成为你的贴身侍卫可是拥有很多近处王宫的机会,而且他也应该感谢你的那次胡闹为他创造了机会。”

“为什么,Ada?”

“路上再慢慢告诉你,现在我要趁着时间还早,去向长湖商贩买点东西。”

“买什么?”莱戈拉斯更好奇了,他实在想不出在人类的地方会有什么是精灵王渴望的。

“皮鞭和蜡烛。”瑟兰迪尔淡淡地微笑道。


评论
热度 ( 211 )
  1. 妖怪蜗牛失角鹿 转载了此文字
    蟹蟹鹿鹿,我也爱你=3= 失角鹿:

© 妖怪蜗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