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蜗牛

一条杂食的咸鱼
中土 / 密林父子亲情向 / ElrondXThranduil
DC超蝙不拆逆
全职 / 叶修粉
微博@妖怪蜗牛

[魔戒 AU ET]Beauty and Beast 第三章 怪物(上)

hhhhhhhhhhhhhhhhhh泥垢了66666

gabi:

写着写着就疯狂地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文:12


埃尔隆德只稍微犹豫了三四秒,就迈开步子朝前走去。室内铺的是上了年头的地板,踏上去就知道那是难得的好质地、好做工。时间并没有让它们在重压下发出羞耻的吱嘎声。整栋宅子的装饰都和地板一个风格,是属于旧时代的考究和精致。然而那种考究和精致太过古老,以至于漫步其中时只能引起观者的不适而非惊叹。四处仍然没有人的气息,埃尔隆德却觉出自己在被不带感情地窥视。“多古怪的地方。”他想着,一边扬声问道,“容我冒昧,先生,您是T先生本人么?”

“是。”那个声音回答道。埃尔隆德已经走了有一会儿,那个声音的高低大小听来却没有任何变化。“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您。像您这样言出必行的绅士如今不多见了。”

“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埃尔隆德停下来,“很抱歉,这里看起来好像是,一间卧室?”

“没错。您请进吧。这间见鬼的屋子里能待客的没有几处。它勉强还算不错。”

他把这样的宅子叫做“屋子”。可见林迪尔形容此人“家资颇丰”实在不够谨慎。一边思忖,埃尔隆德一边小心地打开了房门。

瑞文戴尔先生大半辈子里见过经历过的怪事只怕比普通人一辈子见过的活物都多。饶是如此,他也很不体面地在门口呆了足足半分钟。

那“失态”也只是就他的标准而言。换做任何理智稍微软弱一些的对象,一眼看到那只锦绣堆中口吐人言还咧嘴而笑的花豹只怕都要尖叫了。

埃尔隆德确信这不是有人在豹子身后玩着双簧。于是他犹犹豫豫地问了声“您是T先生?”

“您看起来耳聪目明。”花豹说话的时候嘴巴开合,獠牙和舌头都亮了相。肌肉走向、面部器官移动的方向和人类说话时完全不一样。

埃尔隆德强忍着适应不良(那显然不止是不良!)微笑了一下。若是埃尔温女士在场,一定会为长子的风度大感欣慰。“我很抱歉。我必须承认,您让我有点意外。”

“人类给自己小崽子念的床头故事里连茶壶都能说话,还有眼睛呢。您的想象力真叫人沮丧。”花豹张大了嘴龇牙,那大概是表示鄙夷,然后敏捷地站起来。

这一次就连瑞文戴尔的家族荣誉也保不住了。埃尔隆德连退了两步,眼睛瞪得溜圆。一只活的、会说话的花豹已经逼近他承受力的极限,但这个极限的容量并不足以再包容两条人类的腿!

“这不符合人体工学。”可怜的、受到了极大惊吓的埃尔隆德先生喃喃说。他盯着诡异地连接在一起的花豹的毛茸茸的精瘦的腰和人类强壮有力的臀部和大腿,使劲摇着脑袋,“这不可能。”

“的确不太可能。”花豹怪物,或者怪物花豹接口道,“我还没学会用这种形态行走自如。”它重新趴回到锦绣堆里,伸了半个懒腰——它当然没法在这样的生理结构基础上弄出猫科动物漂亮的腰腹弧线——“我也不喜欢这样看着您。角度和态度都太奇怪了。”

埃尔隆德堪堪生出不妙的预感,就眼睁睁见那怪物再一次变换了形态。他看到了一张甚至在最夸张的想象里也没有出现过的美丽面孔。没人见过伽倪墨得斯什么样子,但他至少得有这般容色才值得众神之父把他掳上天去。此时那颗骄矜脑袋的主人挑起一边眉毛,似笑非笑。这般神态放在他脸上真是漂亮。“您似乎更喜欢这种组合,瑞文戴尔先生?”神秘的T先生说。大概因为换了发声器官,他的声音越发动人。

    可怜的瑞文戴尔先生竭力不让自己的目光顺着T先生的脖子往下延伸——那还是一具成年的雄性花豹的身体——昧着良心回了句:“您照着自己的意愿来就好。”

T先生微妙地、嘲讽地笑起来。“我说过了,您的想象力叫人沮丧。现在我得加上一句,判断力也是呢。”

TBC

评论 ( 2 )
热度 ( 69 )
  1. 妖怪蜗牛gabi 转载了此文字
    hhhhhhhhhhhhhhhhhh泥垢了66666

© 妖怪蜗牛 | Powered by LOFTER